网站导航

质量品牌

新闻中心
警惕5G技术泡沫,工业互联网下一波热点是“软硬结合”
来源:article
发布时间:2020-06-15 点击:938

过去一年,有关5G的话题经常时不时冲上微博热搜,尤其在中央大力推动5G新基建发展、美国进一步升级对5G领头羊华为断供措施的背景下,5G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种简单的移动通信技术。相关领域投资专家认为,5G分为上游、中游和下游。其中,中游基站运营商格局已定,上游的芯片器件存在较多机会,下游行业应用机会超乎想象。不过,目前虽然5G仍未完全落地,但投融资市场已经出现了一片红海,项目估值较高,甚至出现了一些“伪需求”的项目。

5G中游格局已定

下游应用端机会超乎想象

5G对运营商来讲,速度快、流量大,大项目投资,确实是盛宴,消费者也非常期待。另外,设备供应商也有大项目落地,但这些行业格局主要是从3G、4G延伸而来,已经比较稳定。

海松资本创始人、CEO、管理合伙人陈立光表示,目前5G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是一种挑战,但是从更广义来看,因为5G带来了一系列新的变革,例如某些地方需要用到AI技术和加速技术,因此在这个领域可以进行布局。同时,随着5G的应用,带来了AIoT、智慧城市、智能驾驶等一些更深层次的应用。现阶段可以对智能汽车、智能网联等,围绕这些产业跟5G相关的技术应用来做一些工作。

目前,我们看到不是狭义的5G,而是泛5G,这样,想象空间就很大。容亿投资创始合伙人、董事长黄金平认为,5G分为上游、中游和下游,中游就是中兴、华为或者手机厂家、运营商。从投资的维度来看已经没有机会了。目前,芯片器件还有比较多的机会,上游都是国外进口为主,需要进口替代,这样机会非常多,门类也非常多。一个基站可能有几百种器件,还有很多细分的方向都以进口为主,国内都有若干家企业在做。因为5G已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,很多项目估值都很高。其实这个估值里,除了公司的价值以外还有太多泡沫,投资需要把泡沫挤掉,识别出公司的价值,这就要找到需求方。要找到源头理解项目的价值,同时要给项目带来产业的价值,这个时候泡沫的估值就可以挤掉。企业成功要面临很多竞争,需要给它输送相应的资源,所以在投资上游芯片器件要非常深入的研究,这里面也蕴含非常丰富的资源。现阶段,尽管下游的行业应用相对来说机会更大,但还需要有一个过程。

这些观点得到了方广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文魁的肯定。他说,5G大概分3个层次,第一是5G本身,第二是5G产业链的延展,第三是5G本身辐射的生态。通信行业其实是从3G开始,每一代通信技术是一个确定性的技术,3G过后必然是4G,4G之后是5G。因为这样的确定性,所以投资需要提前布局。5G现在已经开始部署了,想在5G技术本身再去布局,显然是过去式。从产业链上看,在中游设备厂商这一块,大部分的机会或者市场格局已经形成双寡头的局面,剩下的设备机会可能会在一些第三方设备厂商,但总体来说里面的机会竞争非常激烈。剩下更多的是上游的芯片甚至是材料相关的领域,当然也包含模组。因此,在投资5G的时候,要看5G所辐射的生态,其中包含未来5G可能带来的一些新的应用形态。例如3G促进了的应用,4G促进了短的应用,5G到底会延伸出什么样的杀手级应用,这需要去探索和寻觅。

临芯投资董事长、CEO李亚军则表示,由于5G有宽、快、多这3个特点,这就会带来很多新的应用,可能会很大改变人们的生活,也可能会改变很多生产方式,比如工业互联网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产业链大概首先要看建设,要先把网建起来,但是现在几大运营商几乎已形成垄断,剩下的应用端机会应该不少。在宽、快、多这三方面,尤其是快,很多的应用将成为可能,比如汽车的自动驾驶、无人驾驶等。而工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不一样的地方就是“硬件+软件”。工业互联网有一部分的硬件要加进去,比如在一个大的场景里,一定有传感器,这不像原来的互联网那样。工业互联网一定有很多的传感器和基站,这也会让速度非常通畅。同时,工业互联网一是在整个生产场景里,二是能把分散在不同点的生产场景,连成一个场景,所以它改变了整个生产方式。李亚军进一步表示,这里面将会大有作为。而工业互联网下一波的热点在哪里?必须是软硬结合,即“芯片+软件”。

警惕5G技术泡沫

投资机构要练就“火眼金睛”

5G机会可以分为上游和下游。李文飚认为,上游主要围绕核心的零部件、芯片集中布局,也就是一种进口替代,不一定完全跟5G有关,但5G肯定是最大的推动力。这其中包括电源、传感器、光学器件、手机相关等。另外,5G产生相关的新功能和产品,如手机TOF、AI应用、光学零部件也可以做相关布局。下游包含多个维度、各个垂直行业,包括AI、自动驾驶、工业互联网等,再下游就是应用,例如直播带货等,这是上下游的创投和创业企业的机会。

陈立光表示,AI属于5G里面的应用场景,因为速度快了就需要用到AI的技术芯片,无论是数据中心还是智能驾驶等。但作为投资机构,需要练就火眼金睛。一方面估值不能太高,另一方面还得找到真正有核心技术的公司。因为中国容易产生一窝蜂的各种拷贝,在AI和芯片领域里面也有类似这样的趋势。所以对于投资机构来说,一定要真正透过这些现象,看到问题的本质和真正的需求,而不是一些伪需求。实际上现在伪需求很多,一些公司加上别人的东西打包成虚假的估值,这就考验投资的火眼金睛能力和投后帮助企业成长的能力。

李文魁说,针对5G,除了在网络侧上游的细分机会外,还可以看到一些终端侧的机会。终端方面,中国在世界的地位是非常突出的,在这种情况下创新也会为器件芯片带来很好的“土壤”。熊伟铭表示,因为迭代速度快、量大、供应链好,目前与5G和AI相关的内容,中国慢慢开始有领先的可能性了,因此这可能是一个机会。另外,如果5G能够解决车路协同的问题,安全性大大提升,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和未来。

5G上游投资需要专业度与产业化结合,下游就需要想象力了。李文飚说,未来5G可能就像人工智能一样无所不在,渗透到每个领域,例如无人驾驶,最近就可以看到美团送菜的自动驾驶车。5G的出现,肯定会推进车路协同,这样无人驾驶也将慢慢成为现实。当然,5G可能是更广义的,相关技术投资会有巨大空间。